您的位置:首页 > 国学院 > 国学知识

吴学昭:为关心陈寅恪吴宓的人凭寄哀思(图)

发布时间:2015-05-15 00:15:39     作者:    浏览次数: 次

来源:新京报| 2015-01-06

致敬辞
  “飞扬颇恨人情薄,寥落终怜吾道孤”。在陈寅恪与吴宓半生凄清的际遇中,友情成为他们灰暗岁月中不变的温暖。从哈佛同窗、清华共事、联大流亡、燕京授业直到劳燕分飞、鸿雁往还,陈寅恪与吴宓长达五十年的深厚情谊,不因时局的变化和世事的迁移而稍减。在艰难的岁月里,他们对中国传统价值观念坚贞不渝,彰显了知识分子对理念的坚守,更是“独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的真实写照。
  作为吴宓幼女,吴学昭以父亲的日记和遗稿为基础,温情书写了两人的交谊和往来唱和。她追随父亲的生活足迹,穿行在阔大的历史空间。学者的文化关怀一往情深,而跌宕起伏的国运却裹挟了陈寅恪与吴宓的人生,也改变了吴学昭本人的命运。《吴宓与陈寅恪》既是对逝去亲人的纪念,也是一次自我的精神清理。当历史的迷雾烟消云散,文化的尊严终将被重新体认。就此,我们致敬《吴宓与陈寅恪》!
  书摘
  我是吴宓(雨僧)最小的女儿,抗日战争期间,跟随母亲陈心一在上海祖父母家居住和上学。抗战胜利后一年,我到北平上大学,父亲没有因昆明西南联合大学宣告 结束复员北平,而去武汉大学教书了。武汉解放前夕,他又到了四川。所以,我与父亲相处的时间不长。但即使在那有限的接触和交谈中,我也深深感到父亲与陈寅恪伯父两心相知,友谊深挚,始终不渝。两位老人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受尽摧残折磨去世后,我捧读劫后残存的父亲遗稿,以及他与陈寅恪伯父相互写示的诗篇,更加感受到这种友谊的深不可及的内蕴及其悲剧色彩。
  一九九年,为纪念陈寅恪伯父诞辰一百周年,也为纪念父亲吴宓诞辰九十六周年,我根据父亲的日记及遗稿赶写了《吴宓与陈寅恪》一书,心想或许可为关心两位老人的朋友凭寄哀思,而对研究工作者也有些参考作用。没想到书出版后,竟“像出土文物一般,令人惊喜”,受到读者关注,特别是父亲生前的许多友生,如田德望、王宪钧、王岷源、王般、李赋宁、何炳棣等先生来信来电,给予鼓励和指正。本书虽先后十多次重印,时隔多年,已经绝版。今应广大读者要求,重新排印增订本,名为增订,实际重写。根据后来陆续寻回的父亲遗稿以及近年收集和积累的有关资料,对内容做了必要的补充修订。